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色调死资源站 ,全国最稳定的资源站

    来源:本溪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1 22:41

    作者:李干事;首发:写作其实很有趣公众号 其实这顿饭有点冷了,不该再回锅炒。但一天天地,对着那份《道歉声明》读了几遍,始终意难平。 眼看着又一天过去了,期待的改进版《道歉声明》还是不见动静。终于,还是忍不住,从一名热爱文字、敬畏文字的老文字工作者的角度,讲几句想说的话。哪怕这篇文章没多少人还有兴趣读。 也好,足以证明干事写文并非只为蹭啥热点,而是为了从识字第一天开始对文字的热爱与较真。 故事,还得从头说起—— 孩子出生不到20天就会说话,是哪吒还是葫芦娃? 说实话,2月16日中午,当我收到朋友发来的原稿截图时,虽然看起来那么像真的,但还是一直将信将疑,以为是网友在家闲得慌恶搞的。毕竟,“华商汉中”看起来这么正规的一个媒体号,在如此敏感的时期,应该不至于low到那种地步。特别是上网搜索原文找不到后(后来才知道,是已经删了)。 并且,对文字敏感的当时我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:根据截图内容,去抗疫一线的是妻子王慧(注意,这里是“慧”)而不是丈夫雍波,所以,标题应该用“她”而不是“他”。 作为一名曾经的新闻工作者,当时就想起两桩往事: 2017年1月10日,《内江晚报》刊发了《盖新被穿新衣 31户困难居民温暖过冬》。这则报道的开头写道:“‘这新被子好暖和,晚上盖着一定很舒服!’……居民赵全贵从社区网格员手中接过被子后满意地说。据了解,今年62岁的赵全贵是一名哑巴。” 一床新棉被是有多暖和?都能让哑巴感动得开口说话? 网友热议中,2017年1月18日,内江晚报社发布了《致歉声明》:“……由于记者、编辑责任心缺失、把关不严,导致……一文中出现“哑巴说话”细节失实。” 与此类似的,还有2013年“榆林公安”发布的一条微博: 10月18日,延安市洛川县一废弃房内发现一无名女尸,陕北口音,自称榆林吴堡人…” 这条由延安洛川县凤栖派出所首发的寻尸启事,被靖边公安、榆林市公安局等官方微博转载,当时也一度让人哭笑不得。由于公安并非媒体从业者,咱们就不多说了。 再然后,就是2月16日当晚,读到了头条号“华商汉中”发布《稿件编辑出错的致歉说明》。声明内容如下: 各位网友: 2月15日,“华商汉中”头条号刊发了稿件《孩子出生不到20天,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疫一线……》,其中包含了三个抗疫一线的感人故事。稿件的标题,是以第三个故事——洋县辅警杨浪在孩子出生不到20天,即主动要求到疫情检查点执勤的内容拟定的。而本文的第一个故事,是西京医院消化科护士王惠(注意,这里成了“惠”)在大年初一即辞别不到两岁的双胞胎儿子,返岗工作的感人事迹。 2月16日,“华商汉中”头条号编辑在整合15日汉中抗疫大事记过程中,因工作仓促出错,将其中两个事件混淆,造成了文中“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”的错误,引发诸多误解。 在此,特向广大网友诚恳道歉,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。舆论宣传无小事,我们将深刻吸取教训,以更加谨慎仔细的工作态度投入到目前的“战疫”宣传工作中去,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。 读完这份“致歉声明”后,我总觉得怪怪的。细品一番,不禁哑然: “华商汉中”这次何止是“因工作仓促”编错了稿,“因工作仓促”连个道歉声明也写得大失水准,毫无诚意可言。 其一:从“王惠”变“王慧”,难道不该解释吗?不该道歉吗? 从技术上说,你在整合稿件时,哪怕是复制原报道中的“王惠”,也不会蹦出来新的“王慧”;从情感上说,如果一名媒体从业者对笔下的人民有足够的深情、对这片土地上的英雄有足够的尊敬,又怎么会对文中主人公的姓名如此疏忽?问问那些坚持在一线采访、自己动笔撰稿的记者,谁不是先询问报道主角的姓名? 其二,该道歉的对象只是网友吗?你确定? 作为一名这条战线上的老同志,我想,你们更该道歉的至少有4个对象: 第一,是订阅、关注了“华商汉中”头条号的广大读者。在这个媒体竞争激烈的时代,读者对你的订阅与关注,是对你的爱和信任。而这篇出错的报道,辜负了这份信任。 第二,是汉中的老乡。在这个全国人民奋勇抗疫的敏感时期,汉中以这样丢人的方式“出风头”,汉中老乡们,恐怕很难高兴。 第三,是报道的主角,王惠等抗疫英雄群体。在一线战疫的王惠、杨浪他们,本不该遭受如此的尴尬。 第四,是整个新闻媒体行业。因为这次乌龙事件,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口碑,更损耗着整个新闻媒体行业的公信力。 其三,只找客观理由不反思主观原因的道歉,够诚心吗?有诚意吗? 仔细读一下“华商汉中”这份道歉声明,我们会发现,还不如7年前的内江晚报社。人家好歹还承认了“记者、编辑责任心缺失”,而华商汉中根本没反省主观原因,只找了客观理由“因工作仓促出错”。 这就无语了!“工作仓促”就是闹出如此大乌龙的理由吗?别人不说,那些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现在比起各位来谁更“工作仓促”?在如此重大的疫情面前,那些跑到一线的媒体同行们,哪个不是时间紧节奏快任务重出活急要求高?如果犯了错还抱着这样的心态心理,那这个跟头,恐怕还真是白栽了! 以上讲那么多,并不是“文人相轻”,更不是同为文字爱好者、新闻工作者对同行的辛苦、压力不知道不体会,喜欢指手画脚。正是因为热爱,因为懂得,所以对此类情况才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”。因为,在我看来,作为新闻媒体从业者,处理稿件如此粗心大意,不仅是个人在工作中责任心的缺失,更说明对新闻行业缺乏足够的热爱和敬畏,反映出在编辑战“疫”稿件中对英雄民众缺乏足够的尊重和感情。 说来说去,编辑稿件的时候,不用心不走心,对报道对象和读者的尊重与情感不够;出错了,仍然不用心不走心,仍然对报道对象和读者的尊重与情感不够,这怎么配得上“无冕之王”的美誉呢? 又是4天过去了,“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”不知道落实了没,反正公开信息干事没找到。但《道歉声明》至今没有修改调整、没有找准对象,却是确凿无疑的。这样看来,倒似乎确实需要有人追问一声了。 最后,再次请出最爱的那段前辈箴言,与所有文字工作者共勉—— “记者笔下有财产万千,笔下有毁誉忠奸,笔下有是非曲直,笔下有人命关天。” 今天的新闻,明天的历史。既然选择了这一行,就要懂得,媒体人背负着向真相掘进的使命,是观察者、记录者,也是参与者、改造者。“无冕之王”是敬称是美誉,更应该是担当是责任。千万别“因工作仓促”就漫不经心把自己刻进了历史的耻辱柱。 否则,还请趁早转行吧!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59190594342073294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色调死资源站 ,全国最稳定的资源站 sitemap